首页  »  电影  »  爱情片  »  看不见的女人

播放线路1

播放线路2

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看不见的女人影片聚焦查尔斯·狄更斯的秘密情人,讲述狄更斯如何与她相遇,被她激发出写作灵感,并在她的陪伴下一路走向死亡。

看不见的女人评论

刚刚得知本片获得了一种关注单元的最佳电影!!!bravo!!!好开心哈哈哈!!观影最后结束时和Guida的演员拥抱了,我对她说“This is the best film of my year”。没想到不仅是my year,还是year of 2019!激动!!!

—————————————

之前看了《看不见的女人》(The Invisible Life of Euridice Gusmao)的首映,这也是我在本届戛纳电影节看到的第一部作品。

当影片结束时,主创人员们在掌声中站起来互相拥抱,灯光聚焦在他们身上,为每个人都铺上了一层银光。那一幕比电影里的任何一个镜头都更动人,让我想起来春夏在采访时说过的话:“我只希望这世界上有一束光是为我而亮的”。我站在黑暗里鼓掌,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新的眼泪又坠了下来,只是这次眼泪不再是为电影而流。

这部巴西电影被选中在一种注目单元(法语:Un certain regard)放映,和它同阶段入围的还有祖峰的《六欲天》。入围一种单元的作品,具有鲜,奇,新的特点。鲜是题材鲜有,奇是故事诡谲离奇,新是演员多刚崭露头角。这个奖项设立的目的便是鼓励电影人们不拘一格,突破自我,勇敢挑战。

《看不见的女人》这个翻译并不能完美反应电影的主题,我更喜欢它的英语名的直译:Euridice Gusmao的隐形生活。戛纳官方曾盖章说这是一部“女权”电影,我现在想来也有这样的感受。

影片描述了一对姐妹的挣扎人生。姐姐Guida明媚娇艳,妹妹Euridice恬静优雅,像一株双生花一样娇滴滴地成长在1950年代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妹妹是个一心想去维也纳学习钢琴的“理想主义者”,但是在父母授意下嫁给了一个初夜将她按在厕所地板上摩擦的野蛮男人。姐姐追求自由恋爱,却只能在未婚先孕后,孤身一人从希腊回到巴西。姐姐提着厚重的行李蹒跚着回到家,迎接她的不是拥抱和亲吻,而是父亲用拨过鱼鳞的手打来的一记腥臭耳光。1950年,社会眼里的未婚妈妈,和妓女没有什么分别。

于是姐姐Guida离开了家,并且发誓再也不会回来。Guida对父母已经失望,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去寻找自己的妹妹。父亲骗她说妹妹去维也纳学习钢琴,于是她每隔几天就给妹夫家(电影没有写出具体地址,但结合后面来看很可能是妹夫家)写去一封信,向她诉说思念。当然,这些无效信自然是没有办法传达给她心心念念的妹妹,因为Euridice正过着一种比姐姐更加隐形的生活。

Euridice的丈夫不支持她成为钢琴家,甚至会在她弹琴时脱下她的裙子求欢,将妻子视为自己随时随地发泄欲望的工具。Euridice的父亲刻板严肃,只会站在男人的角度责备她不够贤惠持家。在Euridice的生命里,男人象征着霸权和剥夺,是脚腕上无形的枷锁,桎梏了她的人生。梦想,对于那时的巴西女性来说,无疑是天方夜谭。钢琴这样“高贵”的爱好,对于女性来说不过是求偶时增加的几分附加价值。于是Euridice一次又一次的反叛,又一次次的失望,漫长的岁月中,她几乎忘记如何欢笑。

姐姐过得也并不如年少时幻想过的那样美好,恰恰相反,社会对单亲母亲的蔑视让她只能做最廉价的工厂体力劳动来换取微薄工资。但好在她还是乐观开朗的,并且幸运的遇见了一位女性挚友(虽然我觉得是挚友,但也有人说她们之间有queer correlation。可是我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关系难以用一个词概括,Guida说 "Filomena is my mother, my father and also my sister." ),拥有了新的“家庭”。但当挚友身患绝症,Guida只能去恳求工厂老板借她钱去买吗啡。老板说,你可以用你的身体来换。于是,Guida点了头,带着耻辱接受了那一连串插入和拔出的机械化动作。但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她选择了以身体为武器换取她所爱之人片刻的安宁,至少这样的献身并不是毫无意义。

后来的后来,姐妹俩辗转数十年,彼此思念对方,却从未见面。Euridice误以为姐姐死了,心灰意冷之下烧毁了自己的钢琴,封锁内心做了一个模范主妇。直到七十年后,Euridice已白发苍苍,在后代们的簇拥下发现了姐姐留给自己的信件。她读完后去姐姐居住地地方寻她,见到的却是姐姐的孙女。

那是一张风华正茂的脸,没有鹤发,没有皱纹,眉梢眼角皆是俏丽风情,一如她记忆中的姐姐。Euridice用颤抖的手紧紧拥抱着女孩,喊道:“Guida”。

孙女告诉Euridice,自己的奶奶Guida有一个钢琴家妹妹,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演奏着音乐。她问Euridice,这个人就是你么?

Euridice不语,然后缓缓说,是我。

影片里两个女孩都是社会里的隐形人。姐姐美丽大方却一直挣扎在贫困线上下,过着底层生活;妹妹看似拥有完美的家庭,高尚的爱好,但除了姐姐以外,没有任何人理解她。乍一看姐姐好像更“Invisible”,毕竟从一开始她就被爸爸放逐,没有金钱也没有爱情,如同一株浮萍般生长在灰色地带。但电影之所以叫“Euridice Gusmao的隐形生活”,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妹妹那看似光鲜亮丽的生活,实则早已千疮百孔。父权社会的压迫直接体现在了家庭关系的不对等里,Euridice的丈夫婚姻里充当支配者的角色,性方面暴力随意,情方面更是自私自利,他伙同其父亲一道瞒着妹妹,使得她们到死都没有姐妹相认的机会。古往今来,有无数女孩活在这样的婚姻里。她们没有话语权,也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生,嫁给一个男人,自己的子宫和双手就变成了他的附属品,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安分懂事”成为了一个女性化的标签?

在这部电影里,男性蔑视女性的理想,打击她们的信心,以此换取社会所认可的“模范妻子”。而女性之间相互尊重、理解和鼓励。保守的妹妹看到姐姐盛装打扮去和男人约会,一面感到了罪恶,一面却支持着她的选择。姐姐也一直重视着妹妹在维也纳做钢琴家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只被两个人认可,另一个是妹妹的女儿。你看,女性,往往更能理解女性,我们共同背负着世俗的偏见和误解,因而更能理解彼此所承受的种种。

可是现实中,我却觉得女性给女性带来的恶意要更可怕。微博上,豆瓣上,甚至QQ空间里,你都可以看到一些女性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背后散播另一位女性的谣言,说她整容过度,婚姻不幸,fake happiness。我甚至想象的到手机屏幕背后,这些可怜女孩对她们口诛笔伐的女性的羡慕和嫉妒,甚至不惜用“我朋友说.....”这样可笑的开头表达自己对他人生活的可悲臆想。

本应该相互依靠,却相互伤害,女性之间复杂的关系值得更多的研究。

讲述女权的电影有很多,但这一部是最打动我心的。电影导演很擅长调动观众情绪,我在最后妹妹和孙女拥抱那一幕哭得眼泪哗哗掉,结束了就去拥抱了演姐姐的演员。好喜欢这部电影!希望有更多人去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