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国产剧  »  鹤唳华亭

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皇太子萧定权少年丧母丧妹不与父亲亲近,早年的体验让他对亲情极度渴望,总是想竭力留住身边仅有的亲人。对于父亲,萧定权又敬爱又畏惧,既期望获得父亲的肯定,又害怕应对希望落空时的窘境。而齐王及其岳父中书令李柏舟屡屡制造祸端,不但迫害了萧定权身边仅有的珍视之人,还令萧定权与父亲间的隔阂日渐加深。太子老师卢世瑜曾希望清流陆英接替自己变成太子坚实后盾,没想到由于偶然的因素而造成了差错让陆英之女陆文昔与太子偶遇相知,进而暗许终身。亲近之人相继被害后,深受卢世瑜儒家思想熏陶的萧定权,坚定地以家国天下的君子准则和小人阴谋做斗争。而陆文昔在父兄遭难后化身东府女官默默守护在萧定权身边,先后帮助他解决了军马案、童谣案,最后使父兄的冤屈得以昭雪,奸佞巨蠹得以伏法。萧定权和陆文昔也在互相配合间情感不断加深。两个小怯而大勇的人不畏艰险不畏牺牲,为了社稷的安宁相持相伴。

萧定权演员 罗晋

腹背受敌的太子,作为储君,被皇帝忌惮打压。深受儒家传统教育的定权渴慕父爱,谨守臣子与儿子的责任,萧鉴却对其一再疏远,并纵容庶长子齐王对储君之位的觊觎。定权为家国天下孤身犯险,自己背负千秋骂名而死。

陆文昔演员   李一桐   

文官陆英之女,为复仇化名阿宝潜入东宫。

萧鉴 演员 黄志忠

皇上,萧定权之父
卢世瑜演员 王劲松

清流领袖的太傅,太子的授业恩师,虽然严厉但是真心对待太子,所以太子也只认这个老师,二人肯定称得上是忘年交,甚或是亲如父子。后来死谏,逼着皇帝给太子行冠礼,稳固太子的地位。

鹤唳华亭评论

大王子在太子要冠礼的当天,亲自勾引了一个女官,亲自做了个局,勾引皇太子身边的人来听墙根,要扔个空白卷轴下去勾引皇太子上勾。

听起来好复杂有没有?

好烧脑,有没有?

可我就不明白了,他怎么知道皇太子是个傻逼,明知道有人要上城墙扔东西,还能一本正经的在墙下坐着看,也不派个人埋伏在上面盯着。

万一太子搭不上这沙雕的戏路,决定快刀斩乱麻,随便从他表哥手下找两个亲信,管他吴内人,张内人,卷轴、白绫直接从城墙底下就给截了?一票捆起来,等着冠礼之后送给皇帝老爹看,大王子这个戏还怎么唱?给自己找屎吃?

哎,大概是编剧偷偷告诉他,太子一定会跟着他的剧本走的吧。

皇太子的操作就更迷了,你知道大王子要从城墙上往下扔东西,就算你要做局,你好歹安排个心腹在城墙上守着吧!

是,我知道你换了卷轴,可你就这么放心大胆的坐在下面等着往下扔吗?

就算一切如你所愿,你难道不需要把这女的抓起来,押到你爹面前去对峙吗?否则你真打算坐在下面,等着看吴内人给你扔个歌功颂德的卷轴下来,给你哥脸上描金吗?!

假如一切如你所愿,这个场子,你打算怎么圆啊?

当然,太子可能也很委屈,毕竟是编剧要求的。

为了一个卷轴反转来反转去,搞得眼花缭乱,一会儿有字,一会儿空白。

但是完全是扯淡啊!

先是太子一本正经的告诉所有人,我可以模仿大王子的笔迹。

然后大王子貌似智商上线了三集以后,忽然跌破为0,自己直接认了。

我就不明白他当时在紧张点什么,太子手上仍然没有任何证据啊!

“这女的诬陷我,她说我勾引他,她有证据吗?我没有给过她任何东西,我不知道卷轴里面是什么。”

卷轴上假如有字,“太子亲口说了,他会模仿我的笔迹。”

“这一切都是太子的阴谋!跳楼那个宫人是皇后的旧人,不如查查现在这个女的跟跳楼那个宫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大王子可以拿来为自己辩护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他为什么要招?老大,你一开始布局时的智商到哪里去了?

这情节走向深深的透露出了一种编剧转来转去,转到最后把自己转糊涂了,结不了案。只能让反派智商一秒下线,自己露馅了事的……悲摧感。

对了,皇太子加冠礼的地方,皇帝,皇太子、满朝文武百官都在一箭之地的地方,城墙上连个站岗的都没有,天子威仪何在啊?

大王子有这么个本事,随便就能运个女官上城墙,他还折腾什么劲儿啊?直接找个神箭手,从城墙上两箭下去,干掉老爹和三弟,你就能登基了啊!

这么儿戏的朝廷,别说权谋剧,感觉扔个宫斗剧都活不了三集……

科举案就更可笑了,春闱考题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一个小红盒里,就拿一把锁锁着,钥匙交给了一个老仆人,也没人看着他。

明天就要开考了,卷子都封好了,主考官还可以见客,还能送客!

存放着考题的屋里一个人都没留,个看守的士兵都没有啊!

果然真的是好儿戏的朝廷呢!

别的反转剧猜不到下一步,是因为编剧高明。

这剧猜不到下一步是因为……你是真的搭不上这狂奔的思路啊!

在某些同志的鞭策之下,把科举一案看完了,实在是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老实说,这片子服化道也不错,制作上心,演员表演看着也舒服,罗晋虽然老了一点,但也还凑合吧,女主虽然路人脸,但也不出戏。抛开权谋悬疑,日常恋爱情节也处理得挺不错的。

但为什么编剧非得跟这种连环套,非得正邪两边都拿着编剧剧本才能往下走的,悬浮式悬疑剧过不去啊!

按说以编剧的水平认认真真写一个现实的权谋桥段也不是写不出来,有些地方细节也编得挺圆乎的,但就是架不住地基不稳啊!你这细枝末节编的再圆有啥用啊?

一个老奴单枪匹马就可以偷考卷!

太子为了下个先手,直接动国本也就算了,他居然跟主事的说,万一事发了,我让你当东宫属僚?

是他傻逼了,还是他觉得对方傻逼,还是编剧自己傻了?

科举舞弊是要掉脑袋的呀!

这种事儿万一事发了,人就挂了,当什么属僚?

老师一看,天下能把我的字写得这么像的,只有我的学生。

皇帝一看,天下能把字写得这么像的,只有他自己。

天下人这么闲呢,个个都是笔记鉴定专家呀,对这种事儿居然还有共识?搞得跟呈堂铁证了一样!

好吧,就算这种事是有共识的,天下人都知道能把老师的字写得这么像的只有太子,结果这事反而太子自己不知道是吧?所以他才傻呵呵的自己去写,把证据送到老爹面前?

我说句实在话,就现在的情节来看,太子一无才德,二无底线,难怪他老爹看不上他。

皇帝也是无奈呀,你瞧瞧编剧给他塞的那几个儿子,老大是个蠢货,老三还是个蠢货。

就老老实实的设计诡计不行吗?

现实为什么没有那么多连环套?

就是因为做不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