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东京审判2006

播放线路1

剧情简介

1946年,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法院是由11个国家的11个法官,由中国国民政府任命,与梅俄文Ao(热情),由中国法官飞往东京3月20日。经营《大公报》记者XiaoNa (Ken chu)负责跟踪报道,在整个生产过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爱战前爱好者和田芳子(林熙蕾)与他会面。在宴会上,XiaoNa看到梅俄文Ao兴奋和快乐,但期待这次旅行将更加困难。最后,审判法庭,中国代表团的各种困难和挫折,整个法院不同意死刑的多数。响应国家法官的偏见和不耐烦,法官和检察官在中国和他们的智慧,克服各种不利因素的美国法律不理解,在法庭辩论占上风。法院能否东条英机等坏名声人人都知道战犯绞刑架吗?

东京审判2006评论

生命的精神
——从《东京审判》谈起

    近日难得有暇,这个周末看电影,阅读,然后想起记录三个人的名字:梅汝璈,袁传宓,阮仪三。
    先说梅先生,1946年3月东京审判,中国国民政府委任梅汝璈担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一个铁肩担道义的人。《东京审判》的导演高群书写在拍摄记《危局上的城》里提到,梅汝璈是我们这个时代难以企及的人物。片子的开端,梅先生一直坚持法官坐席按《日本受降书》上的签字排名,中国排在第二位,而不是主法官卫勃安排的美英之后。这为案件中他数次及时翻译中国证人的话给主审官有很大帮助。他是个强势的人,这种强势一直坚持到最后,片子结尾,刘松仁演的梅汝璈有一句台词:“(只要你打不死老子),老子就要站起来”,然后一个一个地游说十位法官,审判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死刑。在看到卫勃宣读投票的时候,我的心跟着激动,紧张而狂跳。那是个中华民族的英雄,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的精彩辩论至今也是法律界的经典案例。
    袁传宓是生物学家,南京大学生物系的一个老师,为长江流域的生态保护忙碌了一辈子。在我的专业领域——景观生态学上有一个词叫生态廊道,许多甲方在看我们所做的规划的时候,常为这个词汇而困惑不解。我经常用1/3的汇报时间去给甲方解释这个词,是留给动植物的生存通道,希望开发商在大刀阔斧的同时能够给鸟儿、鱼儿留一些生存的空间。扯远了。在长江修建葛洲坝的时候,是给鱼儿留了条“过鱼道”,就是我们所说的“生态廊道”。每年长江鱼儿洄游的时候,是要到上游产卵的。可是“过鱼道”是没用的,鱼不听人的命令,鱼有鱼的规矩。近年来,耳畔总是听到关于长江许多珍惜鱼种灭绝的消息,是因为人类的一己之利而剥夺了鱼儿为父为母的权利。袁传宓是应该被人们记住的,他每年都带着几个研究生,用最原始的水桶把那些只认本能的鱼儿一桶一桶的运过坝去。就这样袁先生忙碌了一辈子,为鱼儿,为鸭子,为了长江流域的生态保护,为了一种科学和人文的精神,为了子孙后代的未来。
    阮仪三是同济大学城规学院的老师,一直致力于历史城市保护的工作。他写过一本书叫《护城纪实》,记录了他这几十年来关于当代城市发展的立场和行动。江南六镇、平遥、丽江、九华山……一个个如今蜚声海内外的古城名山,当年就是这个小个子的男人奔走保护,甚至多次差点罹难而保全的。我曾有幸听过阮老师半年的课。2005年的秋天,每周五早八点,当我们这些年轻人还睡眼惺忪地赶到教室的时候,七十多岁的阮老师早就精神抖擞地站在讲台前了。我每次听他的课都能感受到他的热情、激动,和对这个国家历史文化的深沉的爱,这种热情常常让我忽略了他的年龄,甚至觉得自己的心态在他面前都显得老了。
这三个人的领域分别在法律、生物、城市规划上,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他们骨子里都是一样的,都有着知识分子的文化良心,都有着一种贯穿生命的精神,都是我钦佩的人。
    毕业以后,我从一个城市换到另一个城市,看起来顺风顺水,却依然不快乐,我想不懂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一度购买服饰美容类的奢侈品成了我努力工作的理由。
    这一个月来,身边的人和事发生了一连串的戏剧性,让人措手不及。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思索我所欠缺的——生命的精神!
    我们为什么工作?我曾问过朋友,他说,“工作是为了有收入过我们想过的生活”。在拥有了想过的生活之后呢?几位前辈已经用他们的作为来证实了:工作是为了实现生命的精神,是为了对得起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文化良心。
    人活着,有一份比钱更重要的为之奋斗的事业,有一种贯穿生命的精神,这种精神所带来的满足感和自我肯定,才是让内心真正充盈着快乐和热情的原动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