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韩国剧  »  生存直播

  • 生存直播

    生存直播共8集,完结

    主演:郑多彬  黄旼炫  卢宗贤  杨惠智  李多斌  崔秉灿  

    地区:韩国

    语言:韩语

    年份:2020

    添加日期:2021-01-14 16:01

    二零看片网 韩国剧 加载中... 剧情介绍:本剧讲述的是在以时尚和名誉为阶级的一所高中里,在热门金字塔顶端的眼里没有别人骄傲自大,看不起人的明星白琥瑯(音译)(郑多彬饰)为..

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本剧讲述的是在以时尚和名誉为阶级的一所高中里,在热门金字塔顶端的眼里没有别人骄傲自大,看不起人的明星白琥瑯(音译)(郑多彬饰)为了寻找揭露自己过去的匿名狙击手,进入完美主义领导放送部部长高恩泽(音译)(黄旼炫饰)所在的放送部后展开的相爱相杀的爱情故....

生存直播评论

2016年7月在美国上映的《玩命直播》于今年1月6日正式登陆国内院线。该片的两位导演亨利·朱斯特和阿里尔·舒曼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他们曾先后共同执导过《鲶鱼》(2010年)、《灵动:鬼影实录3》(2011年)、《灵动:鬼影实录4》(2012年)以及《病毒》(2016年)在内的5部影片。《病毒》与《玩命直播》同样都是去年7月在美国上映。

《玩命直播》的编剧之一杰西卡·沙泽尔也是一位导演,比较著名的作品是2005年一部由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的剧情片《不再沉默》,杰西卡·沙泽尔同时担任该片编剧。

电影女主角为美国著名影星茱莉娅·罗伯茨的侄女艾玛·罗伯茨。好莱坞四小花旦之一的艾玛生于1991年,在《玩命直播》之前她就已经参演电影电视剧数余部。拍摄首部电影作品《美国毒枭》时年仅8岁。男主角戴夫·弗兰科也曾在两部《惊天魔盗团》中出演Jack这一角色。

影片主要叙述的是一个风靡纽约的直播游戏——“玩命直播(Nerve)”,它的玩法是进入游戏后可选择两种身份:玩家或观众。玩家接受观众发出的挑战,完成即可获得相应奖金,最终观众数量最多的两位玩家进入决赛,最终胜利者获得全部奖金。

当然,是游戏就有规则,“玩命直播”的规则就是玩家必须全程用手机直播,淘汰方式只有“淘汰”或“退出”以及不可向任何人告密。

艾玛·罗伯茨饰演的Vee和戴夫·弗兰科饰演的Ian就是这场游戏最重要的两个玩家。

电影受关注的原因之一就是它的题材迎合当下热点,以“网络”和“直播”两个话题作为故事的切入口。有关互联网或在电影中出现社交网络界面的电影不在少数,除了《社交网络》以外,我最先想到的是2014年一部由乔恩·费儒自编自导自演的喜剧片《落魄大厨》,在此片中主角频繁使用的社交网络是Twitter。

两部片子相似的地方是,片中角色都是以“使用者”的身份进入故事中,借以社交网络的某种形态去构建剧情并产生群体效应。

而“手机直播”这一当下极为热门的话题到目前为止几乎还未在电影作品中出现过,所以“新颖”是电影带给观众的第一感觉。

电影的主要角色是高中生,“玩命直播”的出现让他们为之狂热。即便是一个虚拟的游戏,它的设定也与现今的直播形态有相似点,诸如直播互动、观众付费、主播获得收益等。

通过“直播”这一素材的引入,电影的受众群体就被定位在了年轻人身上。在不探讨片中各种细节或技巧以前,至少它是年轻人愿意看的东西。

为配合片长,电影开场3分钟就切入正题,由Vee的好友Sydney发送给Vee的一个链接开始。再到第12分钟,向来被动低调、只活在别人影子里的Vee决定以“玩家”的身份参与“玩命直播”,并迅速接受了挑战。

在第一个 “亲吻陌生人”的挑战中,Vee选择了坐在餐厅手里拿着她最喜欢的《到灯塔去》这本书的男生Ian。Ian同样正在“玩命直播”的游戏中,接下来的剧情就是从他们之间展开。

从一起进城、换上绿裙子、离开商店再到纹身、蒙眼骑摩托车在2分钟内行驶60码、参加派对……两个人接到的一系列挑战让剧情看上去充满刺激,场景布置也非常接近于类似电子游戏的跳跃画面感。

但是“玩命直播”中的所谓“民主”其实不过就是让观众来操控玩家,玩家是这个游戏中被动的一方,掌握主动权的观众虽然不是只有一个人,但也是通过投票来决定玩家将要完成的挑战任务。

电影的主线是这场“玩命直播”的各个环节各种挑战,分支则体现在角色之间的关系上。最明确的是Vee与同为玩家的Ian擦出了火花,但他们又不得不完成观众发出的挑战。还有Vee与闺蜜好友Sydney之间,在原本就不算融洽的关系上,又套上了“竞争对手”这一身份。

后半段的叙述中,游戏的设定概念逐渐淡化,角色间的关系更为突出,玩家的个人意志也有了显现。主要表现在Vee身上,她开始对这个游戏产生困惑,对真实与虚拟产生怀疑,并试图向警察告密。

从Ian把Vee带到派对上只是为了达成任务,再到Vee与Sydney的姐妹互撕其实也有观众促使的因素,还有后来观众要求Vee完成Sydney没有做到的高空任务。这不仅让Vee感觉到了游戏的危险性,而且再次点明了玩家是这场游戏里被控制的那一方。

Ian告诉她:“我们都成了这个游戏里的囚犯,这是游戏里的第三种身份。”——这句话突出了“玩命直播”中的人物处境,再次强调“被动”的状态,并且也让一直潜藏着的暗线浮出水面。

“谁先开枪”的终极对决,是将重心由“直播游戏”逆转为“人性揭露”的具体表现。“你是从犯”的短信让那些从头到尾都跟着起哄的观众感觉到了不安并纷纷退出了“玩命直播”。

“玩命直播”的危险是基于它依附着网络。原本平凡普通的高中生因为玩了这场游戏而陷入了困境,她的一切都曝光在手机镜头下,被放大被围观,观众数量的飙升也让游戏变得越来越危险。身在游戏中的玩家不得不以违背自身意愿的方式来继续游戏,不受控的状态使之变成一个处在悬崖边缘的牢笼,而玩家就是随时都会坠落的囚犯,密不透风的网是所有围观者共同织起来的。

被控者在游戏中的结果必然是由操控者造成的,这一明确的旨意也可代入到真实生活中存在的这个网络世界。电影则是想要说明:每一个处于网络之中的人,即便是披上“匿名”的外衣,仍然需要面对事件产生后由社会做出的对人性的批判。参与即是从犯,沉默也不代表抗议。联想到各种在网络上发生的事件,被曝光的人,无论公众人物还是素人,都像全身赤裸地站在网友面前,被迫活在非议和舆论的阴影之下。

从网络连接人性,虚拟揭示真实的取材虽然在不少电影中也出现过,但是以这种能被大众接受的新型形态探讨一个常见的现状,揭示出阴暗面并引发思考的设定还是值得成为电影素材的,至少电影所体现的价值观是正确的。

当然这个大框架底下的各个小细节还是存在不少漏洞,对于“玩命直播”中决赛的设置显然过于简单草率。时限只有24小时的游戏,前面一部分环节紧张之余,决赛的场面势必也会给看电影的观众留下期待,但是电影中的结局的处理方式实在称不上用心。Vee、Ian和Ty三人合演的一场戏让故事归于一种美好的结尾,也让电影保证在一种不过度的合理范围之内。但如果不设计成“黑客才是正义”的指向也许会更贴题一些,譬如让“谁先开枪”真正发生或许会让结局变成另一种呈现。

Vee与Sydney对撕,撕完又和好的情节似乎标志了电影不可抹去的烂俗青春片的影子。构思有创意而揭示不够深刻也是电影存在的问题。还有一点编排的问题,例如Sydney与Ty两人在派对上有过一次对话,但却没了下文。

《玩命直播》的摄影和美术设计可能是最吸引我的地方,配乐也同样是点睛之笔。纽约城市中的霓虹灯光、直播界面的彩色字体、人物服装的色彩搭配,冲击视觉的荧光色配合各种曲风的BGM,与“玩命直播”中的游戏关卡相互融合,营造出了缤纷绚丽、明快动感的视觉和听觉效果。

整部电影出现了几十首配乐,Wu-Tang Clan原唱的《C.R.E.A.M.》是唯一一首说唱歌曲,也是让我印象最深的一首,片中小Vee的跟唱非常好听。

荧光灯产生一种科幻感,变幻的画幅与特殊的色彩搭建出一个独立的游戏世界,每接到一个任务就似完成一场进阶。摩托在大桥上穿梭而过,摩天大楼林立的水泥森林中布满的彩色IP讯号让整座城市陷入一场紧张感十足的新奇游戏。无知者围观,迷失者依赖,最终玩家晋升成囚犯,被围困在这个缤纷绚烂,光怪陆离,疯狂又诡异的魔幻世界里。参与者不可逃脱,只有清醒的人才能将游戏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