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  爱情片  »  你的眼睛在追问

播放线路2

  • HD
  • 播放线路1

    剧情简介

    柏木明香里(吉高由里子饰)是一位个性非常开朗的女孩,曾经,因为一场可怕的交通事故,明香里失去了双亲,虽然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但她失去了大部分的视力。实际上,明香里一直生活在深深的自责之中,将父母的死因归结到自己身上,但平日里,她还是竭力表现出非常乐观的一面,总是给身边的人带去积极的能量。一次偶然中,明香里结识了名为筱崎垒(横滨流星饰)的男孩,垒曾经梦想着变成一名拳击手,却因为各个不测而就此告别拳坛,现在靠着打零工度日。明香里的快乐影响了垒,当垒得知了明香里悲惨的过去和内心的阴暗面后,他决定再度走上擂台,靠打拳赢取奖金来给明香里治眼睛。

    你的眼睛在追问评论

    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却映射这世界里所有的光。

    其实看过两篇预告我就猜出了全部剧情,不过这不影响这是一部干净、温暖、让人感恩生命跟生活的片子。这篇影评主要讲一刷不容易发现的细节,还有时间线的梳理。文末有我对贯穿全文的一个彩蛋的理解。

    ⚠️下有大量剧透,想看还没看的朋友可以先关掉链接了。

    1. 开篇的节点是垒刚出狱,他烫掉了手上黑帮的刺青:

    后来这个疤痕和原来的刺青也在主线里反复出现(门上的标记、黑帮老大(町田大帅比)手的特写、在医院再会明香里的时候垒挡住左手就是为了遮住这个疤,不让她认出自己)

    2. 横滨流星找的搬酒的短工,公司叫横滨屋,给道具美术点赞

    3. 垒搬酒上楼的时候楼梯背景有一只橘色的凤凰。这是暗示出狱后垒的涅槃,他要洗心革面了。(同时明香里的衣服也多是橘色、暖色系的,她就是照亮垒的光)

    4. 垒搬的酒桶插播了一条三得利的广告。由里子和流星都有代言三得利的产品(highball!嗨抱!),我猜三得利也是这个电影的赞助商之一。

    5. 两人初次相遇,明香里和垒在门卫室“看”剧,中途垒偷偷朝向明香里的方向,明香里感觉到垒的目光,转过头也朝向他的方向。垒害羞,转开目光,迟疑一秒之后又看向明香里。这时候她的眼神虽然空洞,但是有温柔的笑意和些微的疑问在闪烁。这时候音乐响起,电影的标题出现了--“你的眼睛在追问”。(这个场景简直完美点题。三木导演果然刻画细节入木三分!)

    6. 明香里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做的稲荷寿司上粘了一些米粒儿(给道具加鸡腿)。另:这时候背景里的垒的房间已经从原来大爷留下的垃圾屋的样子被收拾得很整齐了,侧面反应垒是一个认真的好青年。

    7. 吃完寿司还盒子的这个细节我很喜欢。首先盒子洗干净了,而且垒还的时候是先用盒子轻轻碰了一下明香里的手,告诉她有东西让她拿。垒真是很细腻的人啊。还有,这天他们一起看完剧,垒回送了几个桃子,很有礼节呢。

    8. 这个转场镜头用过好几次(季节和时间点不同),应该是从明香里住处俯瞰的景色,也确实每次都会转到明香里家里的画面。从高处俯瞰,也符合后面那个浪漫的“你会后悔哦”的楼梯情节。

    9. 明香里看不见,但这不影响她爱生活。她的早餐放得整齐,不过桌上有一片掉出来的菜叶她注意不到(再次给道具的细节满分):

    10. 在明香里的工作场所:画面左边的同事也是盲人,所以她理解看不见的人容易被突然的声音吓到。接近明香里讲话的时候,她入声很轻,明香里只是稍微机灵了一下然后就把头转过去,这是比较安心的表现。和后面上司突然重重地拍她的肩,猝不及防拉她手等等骚扰行为形成对比。每次明香里被上司搭话都会受惊。

    11. 从明日香找垒看剧的时间线上看,他在出狱找到新工作之后刚过去一周(多)就去原来的拳馆道歉了,手里拿着伴手礼(没有立即去应该是没有安顿下来没颜面,也没有钱买伴手礼)。再次说明这是一个洗心革面的好青年,他突然消失只是因为入狱了:

    12. 这边明香里问垒属什么。流星也属鼠,在2020年是24岁。正好跟影片里一样。所以这个细节应该是根据演员写的。不过片子是2019年拍的,所以那时候流星其实是23岁哈!2020年刚好碰上疫情,这个片子能按原定的秋天公开,真的不容易。不然的话再等到下一个金木犀花开的季节,属鼠的流星和垒,都25岁了。

    13. 流星的粉丝都知道,这个剧中剧的粉色头发是流星以前出演的《初恋那天所读的故事》的粉毛梗。后面垒还吐槽粉毛轻浮哈哈哈哈。这个剧的造型指导也很会啊!顺口说一句,《初恋那天所读的故事》是由吉高由里子主演的《我要准时下班》接档的。流星的剧在冬季档,由里子在剧在春季档,然后同年秋天他们一起拍了这部电影。戏外也很有缘分呢!ps剧中剧的女主是吉高高从十几岁刚出道的时候就一直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森矢カンナ。吉高在看成片的时候,一定很开心吧?

    14. 这个场景是第三次他们一起看剧之前,垒在侧耳倾听手杖敲地的声音。虽然给明香里的画面是她在路上走,但是镜头一转她已经进了值班室,所以这里明香里的画面可能是垒的想象。包括他买了新鞋,提前给值班室通风,还很可爱地去门外甩了甩外套,都说明他开始在意明香里了。

    15. 第三次见面中途,明香里开始从敬语转用タメ口了(朋友之间会用的非敬语)。明香里也跟吉高高一样,会很自然的转成非敬语呢。

    16.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明香里坐在优先席。尽管旁边有空位,垒还是站着。因为这是优先席他没有去坐,还有他面对着明香里可提供保护的范围更灵活,再就就是他很绅士,刚认识不久的女士没有主动贴着她坐(不过他俩已经肩并肩看了好几集剧了哈,所以这儿也可能单纯是镜头角度的考虑)

    17. 这个"我背你"的场景多美好啊!这里两个演员特别默契,明香里从最先趴到垒背上的好奇,新鲜,些许不习惯和不安;到楼梯上的信任感、因为楼梯很长有点幸灾乐祸的小表情、还有单纯的安心、开心。记得导演路演的时候回答观众提问,关于明香里是什么节点爱上垒的,他的回答就是被背上楼梯这一段。这样一个善良又有力量的后背,谁会不动心呢? (不过据吉高高说,流星为这个角色练得满身都是肌肉,背硬邦邦的可颠死她了)

    18. 明香里不小心把烤肉沾到衣服上,她有点窘迫地在桌上摸索着找湿巾。垒注意到了,悄悄把毛巾推到她手边。之前明香里跌倒垒递给她手杖的时候,也不是直接塞到她手里,而是放到她手能很快探到的地方。所以其实垒很用心地在保护明香里的自尊,在默默帮她不让她难堪。(还有一个细节,明香里的手杖上是系着铃铛的,所以她可能摔倒过很多次,需要找手杖很多次,就只能寄希望铃铛发出一些声音,这样她能有点线索更容易找到。真的好心疼。)

    19. 垒送明香里回家的场景。窗边有很多绿植,真是爱生活的姑娘啊!看不见也照样把花花草草都照顾得很好。所以停车场门外的金木犀(丹桂)可能也是明香里送给前面的大叔的,她一定很喜欢这花儿,所以也会挂心关照垒一定要好好浇水。

    20. 我!好!气!我才发现这个禽兽戴着戒指,所以他是已婚。

    明香里被骚扰,辞职的却不是上司,而是她。垒刚好赶到教训了上司一顿,但是惊魂未定的明香里第一反应不是放声大哭、表达委屈,而是边啜泣边责备垒为什么不听她说的,早点停手。这个克制的发泄比歇斯底里更让人心痛:她委屈,但是她得忍着。因为失去这个工作,她不知道靠什么活下去。(话说日本应该有残疾人救济金啊?)她的疼痛没有办法发泄到真正的施暴者身上,但是已经满得溢出来了,所以这里是垒当了垃圾桶。这么温柔的人儿啊,为什么世界舍得让她受委屈?

    她满脸的泪痕,嘴角却挤出一个上扬的弧度

    21. 童年时期的垒,在恭介哥(后来的黑帮老大)教唆下打人之后,背后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十字架上写着的"INRI"是希腊文的缩写,“犹太人之王”,也就是指耶稣。处死耶稣的直接责任人是彼拉多,当时给耶稣的罪名是“耶稣自诩犹太人之王,超越了法律认可的犹太人有限自治的权利”。彼拉多本人其实并不想处死耶稣,所以他希望耶稣否认自己是犹太人之王,以逃脱罪责,可是耶稣没有。而彼拉多迫于上级的压力,不得不在十字架上钉死了耶稣。这里十字架和耶稣的特写,其实是在暗示后来垒犯下的罪责。他虽然逼死了坂本,但他就像彼拉多不想处死耶稣一样,不想看到坂本自杀。而他也是迫于恭介哥的压力,不得不去做打手,间接害死了别人,而让自己后续的人生陷入无限的赎罪和自责。

    (宗教的部分是我查资料了解的,可能不准确,请更了解的朋友斧正)

    还有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小演员喔,简直跟町田啓太(成年恭介哥的演员,他最近超火,所以大概我的这个括号是多此一举叭)一个模子刻的啊!!选角导演太牛了。

    22. 为了救明香里,垒重新回到地下拳击赛。从入场发放彩色纸条、盖章的场景看,是这个比赛的盈利方式是对赌哪一方赢。这场比赛几乎所有人都赌了红色(对手的重量级选手),所以最后他被ko之后全场都在泄愤抛红色赌注。而人群里躲着的阵哥跟垒目光交汇,哭着捏紧了手上的绿色纸条。只有他一个人赌了垒赢。我还有个猜测,事后阵帮着垒把一大笔钱汇给了明香里和坂本的老婆,这其中除了赢了拳击的酬金,也许还有这笔赌资(的一部分)。阵之前说过他没钱,所以他很难花钱去买那么多张筹码。所以这厚厚一叠里面很可能有垒压上的,自己的全部身家。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场比赛之后就无法再照顾明香里了,所以想通过赌自己赢,保明香里后顾无忧。

    23. 搬离两个人的住所的那一天,明香里戴着金木犀花的耳环。她是不是在期待,两人初遇时花开的金木犀能带来垒的消息呢?

    的确,戴着金木犀耳环的这一天,邮递员送来了给垒的八音盒,由此明香里才找到福利院,从修女那里听说了垒离开的原因。

    插播一条:当他们几年后在明香里的小店前相遇的时候,当明香里最终意识到他就是垒的那一天,她也戴着同样的耳环:

    24. 明香里终于站在垒站过的那同一个十字架下。垒站在那里的时候,背影是黑色的,因为那时他背负着沉重的罪责,心里无法释怀。他联想到的是恭介哥说的,别认罪,老实人会被欺负,但其实他是困惑的、无助的,不知道如何赎罪。所以画面整体比较阴郁。

    下面是明香里的场景,她的背影是亮的,因为她满怀希望、也因为垒的劝说放下了车祸的阴影。这里她微微仰头,大概是在祈祷,希望得到垒的消息。

    25. 病床上的垒终于和明香里重逢,但是因为明香里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看不见的,所以她还不知道这就是垒。这个镜头,垒的口型其实是明香里あかり的第一个音あ,他很想唤她的名字,但是如果出了声,明香里就会从声音认出自己来,所以他发不出声。

    这里手环上和墙上写的名字都不是垒的真名。他可能为了切断和过去生活的一切联系(因为黑帮会折磨他在乎的人),而隐姓埋名了。而明香里在按摩到脊骨的时候其实预感到这就是垒,但是她去墙上确认名字的时候却发现不对,想去看他手上有没有疤又被垒刻意挡住了。

    26. 垒在医院一直住到了冬天,而这离他打完最后一场比赛被恭介哥撞车、刀扎致残已经两年了。这时候看着窗外飘雪的他,是不是在想明香里说的“我不喜欢冬天,因为冬天会带走我重要的人”呢?他的最最重要的人又站在自己眼前了,可是却不能相认。这样的重逢可能比分离更冰寒入骨吧。

    27. 明香里第一次为垒按摩的晚上,他说:“我来打比赛赚钱,然后我们在车站前面开家小店吧”。明香里真的在车站前开了一家店(资金应该有一大部分是垒两年前拜托阵哥汇去的,也确实是他打比赛赚的)。店名就是垒受洗的名字,安东尼奥。所以当初垒的这个梦想其实实现了,只是垒已经不在故事里了。

    这个时候背景里有蝉鸣,角色穿着初夏或者初秋的衣服,金木犀的盆栽还没有开花。应该已经是他们分离的第三年夏天/初秋,离他们在明香里做志愿者的时候重逢也过去了大半年。为什么垒不想让明香里认出自己,却会专门找到她开的店呢?为什么去年重逢之后拖了这么久才来她的店呢?

    我觉得有几个理解,拖着么久有可能是他真的在医院待了那么久,刚出院。或者他其实并不是拖着不来,而是根本没准备来。而现在他却来她的店,是因为他本来去海边是决定要自杀,所以最后想来店里看一眼爱的人。 如果故事线真的如我所想,只是导演表达的比较含蓄,那我觉得最后在海边的戏有一点仓促。明香里的三言两语就劝回了扔掉拐杖走进海水的垒,总觉得高潮还没推起就已经完美结束了。(画面这么纯,演员这么美,我就不过多吐槽了哈。)

    非要解释,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力量。可以为爱人赴死,也可以被爱人救赎。

    28. 在海边最后的重逢,相认。垒往海里走的时候是背着光,而当明香里唤起他的名字,拥抱他说“おかえり欢迎回来”的时候,他的脸是向着太阳的。明香里的出现把他从黑暗拉回光明,所以垒终于说出“我回来了”这个标准应答。吉高在路演时被问到最喜欢的台词,最先想到的就是“欢迎回来”和“我回来了”这一句。不过当时因为怕剧透,被导演挡下来没说:P

    “你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

    这是每天,每个家庭,每个人都说过的一句稀松平常的一句话(两人甜蜜期的片段也很轻描淡写地出现过这个台词)。但也正是这句平时说的时候不用过脑子的一句话,撑起了这段绝美的爱情。有时候我会想,有些被用烂了的固定句式,比如“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其实是很奢侈的愿景,但可能就是用得太多,所以大家忘了它原本有多美好。

    这个结尾,虽然我仍觉得它略显仓促,也有了高于happy ending的立意:爱是每个漂泊者的归宿。

    最后一个彩蛋。

    虽然有很多人吐槽结尾仓促(包括我哈哈),但是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也有很多导演的考量,悄悄回收了全篇埋的伏线。结合导演在副音声里面给的解释,我也讲讲我的理解。

    开场几分钟,两人初遇,电影的标题闪现:“你的眼睛在追问”。

    故事发展,两人感情升温,明香里电脑上的盲文得到了特写,后来在shy boy的提问下观众知道了这句盲文点题,且是取自罗密欧与朱丽叶里面的“她的眼睛在追问,而我必将回应”。

    现在我们来回味一下最后的场景:

    明香里先说“私の目 見て(看着我的眼睛好吗)”,两人对视,然后垒在看见她湿润的眼睛那一瞬间,也滚下两行眼泪。

    这时候明香里看着垒说道“おかえり(欢迎回来)”。这里明香里的眼睛在询问,问的就是“欢迎回来,你可以回到我身边吗?”。

    前面也讲过,おかえり(欢迎回来)和ただいま(我回来了),是日语里面最常用的,和家人之间的一应一答。因此明香里等的答案就是“ただいま”,引申为“好,我回到你身边”。

    在莎士比亚的原著里,“她的眼睛在追问”的后一句就是“我必将回应”,所以电影标题早已为垒的回答埋下伏笔:“你的眼睛在追问”,“我必将(作出你想要的)回应”。尽管这个故事从开篇就一直在埋伏笔渐渐把两人的故事推向悲剧,但实际上两人初次相遇之后,电影标题打在大荧幕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观众最后一定是happy 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