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  爱情片  »  南京的基督

  • 南京的基督

    南京的基督

    主演:梁家辉  富田靖子  庹宗华  

    地区:香港

    语言:粤语

    年份:1995

    添加日期:2019-06-13 14:45

    二零看片网 爱情片 加载中... 剧情介绍:故事发生在一九零零年的冬天。日本名作家冈川龙一郎有一次在中国游学时,在南京秦准河柳荫两旁赫然发觉了青楼妓寨,如此繁华昌盛的享乐之..

播放线路1

剧情简介

剧情介绍:故事发生在一九零零年的冬天。日本名作家冈川龙一郎有一次在中国游学时,在南京秦准河柳荫两旁赫然发觉了青楼妓寨,如此繁华昌盛的享乐之地,令冈川为之完连声赞赏不止。在窄巷内的一间藕香院里冈川邂逅了一名少女金花,立即被她明媚清秀的气质所吸引,从此注定了冈川与金花在往后的日子里充满着爱恨纠缠的坎坷历程。由相识至相爱,短短数天,冈川与金花的爱火已像熊熊烈火,到了事物败坏到无法整顿或不可救药的地步的地步。当冈川回日本的时候,金花苦等不见爱人归来,唯有将精神寄托在基督真神的虚幻中,日夜祈祷,藉此补偿自我迷失的痛苦……

南京的基督评论

我说一个人心老得快,则对太多流光一闪的少年愁厌倦得更快,这样的人对于大众文艺,终将归寂于麻木不仁,要真算下来,一生也就那么几次屈指可数的自我代入。

很可惜,我想如果早几年看这部电影,说不定还能抓住最后一丁点少年泪,好好感动上一把。可惜我终究是老了,当我看到岡川返回房间自杀的片尾段落时,明白那样的氛围为何而造,明白无声胜有声的意境,明白之前那个对爱人的思念画面闪回是针催泪剂,可也只是明白,要说感伤,要说唏嘘,那是一丝也找不到了。

我耐着性子靠在清水肩上把这部区丁平95年的封山作一段不落地看完,一直欣赏的导演,一直欣赏的梁家辉,其实于我已经不需要再找看的理由,就算用此消磨周末也算消磨得冠冕堂皇。清水则更关注他那国的富田靖子,夸她知性有气场,可开场邋遢的民国村妇造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如此陌生的出演,想是一般的日本影迷都会被惊到,这样的反差让她于当年东京电影节上封后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好歹是电影节上拿奖的作品,区丁平及一班电影工作者的一丝不苟于片中随处可见,我除了尊敬与喜爱,多少对自己的无动于衷抱有羞愧。看的是日本语吹替版,日影风格更浓重,芥川龙之介旅中生活中得灵感创作的一段恋爱插曲,对民国时期的民生疾苦与不知所以然而迷信基督进行了浓重的笔墨渲染。好在区丁平最擅长的还是描绘末世男女真情,从89年的《说谎的女人》,93年《天台的月光》以及94年的《狂野生死恋》无疑不都是走着这条路线,女人可以是情妇,可以是人妻,亦可以是小骗子,但终归会是天真可爱,内心善良,仙子精灵落凡尘般的无辜。男人可以包养情妇,可以爱上别人的妻子,亦可以是个贩毒的危险人物,但终归会是个风度翩翩,绅士气质信手拈来,对人事见解独到的儒雅过客。所以,《南京的基督》同样,又是一个善良少女与忧郁文人的爱情悲剧。

有些旧得泛黄的画面,伤感的气息如水般涌动,一对爱得死去活来的璧人,被丑陋人世一点点磨蚀耗尽。

看到后来清水问我,你相信芥川龙之介会是个情种么,我笑,看他的文字就知道不是了。他又问,你相信日本或是中国有这样的两种人吗,我笑,有我就不用看电影了。他也笑,老实说这样的爱让我害怕。

也许一起看这部片有点讽刺的巧合在里面,但也正于此更觉得彼等在什么国家并不重要,因为终归不过是典型的现代都市人,身心只够承担最轻松爽朗的爱情,那种旧式的痴缠与奉献,遥远地如看到上个世纪的残稿,不看电影永不会想起。

看到岡川吻金花背上的烂疮时,我在想,现实中要有人在爱人感冒时端茶送水就已经很难得了,能做到哪怕对方化作怪物还不离不弃,那至少不是大都市人能够做到的事。在这个分秒可以结识新朋友,亦可忘掉上一秒艳遇的世纪,什么都变得轻盈起来。

所以我还是更爱现实,没有那么夸张渲染的情绪,平静地找一个可以一起生活,能够欣赏彼此特点的人分享时间,已算是修得善果。

旧时日本人做事一根筋,把人生看作战斗,败了就要自刎谢罪,所以一看见影片里岡川枕头旁的安眠药瓶,我就会想到切腹并让人砍自己脑袋的三岛由纪夫,说到底,是觉得忍受冗长现实还不如死个痛快吧。太宰治于小说中流露自己对女人生活的羡慕,说如果来世为女人,也许根本就不会不断找机会自杀了。这家伙死了6次,有几次还是揽着女人一起死,勇气就少了一点。

不是说区丁平的煽情功力不够,但年长男人帮少女洗澡的画面我在杜拉斯的《情人》里就已经被不厌其烦地恶心到了,于此看并不感到任何悸动。唯一爱的却是金花把手里的桔子从铁门后扔给要饭孩子们的画面,配着岡川的独白,“她说,我已经一无所有。”唯一让我悸动的是旧社会生活的残酷,那水乡的熟悉画面,无意又让我想到了童年,虽然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一干二净。那残梦里的腐朽气味,虽然还有阵痛,但到底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酿出一点香醇的。我想,什么时候,我能做到如现在般波澜不惊地直面过往,那就应该是大彻大悟之时了吧。不过好在也不需要大彻大悟了,人远比人自己想象得健忘,清早走出公寓迎着朝阳步行到地铁站的时候,那些来往的人潮已经瓦解掉了自己在另一个国度的所有记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看到最后,清水已然睡着。我也被这片缓慢的节奏与无休止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闹折磨得大脑胀痛,知道这类文艺片不会再适合自己了,如奏挽歌一般,我算完成什么仪式一样等待片尾字幕出来,然后啪地一声关掉了电视。

值得怀念的不是青春这个抽象的词,而是青春时的心境,心老了,纵使容貌娇艳若昔,神色里的森然戒备却提醒着心的磨蚀度。我想,这种遗憾,是无能为力的。